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符篆师 > 第四百三十六章 符师道祖
    “真是的,我还以为是无休无止的训练,弄半天是给传承,那早点给不就好了吗?弄那么多人来打我算什么?考验吗?好累呀!累死我了!”司·单谷·音躺在地上,蘑菇头下一张精致的小脸写满了生无可恋。

    她刚刚得到了一份只能出现在神话中的传承。

    名为共工氏。

    作为一个学霸,司音对远古神话自然也是有所了解的。

    共工怒撞不周山。

    这神话她当然知道。

    可问题是,她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这个神话故事,会照进她的现实生活当中。

    她竟然还获得了这份明明共工氏的传承。

    其实就像单谷没能想到他会获得名为后羿射日的箭术传承是一样的。

    这群人都对自己的收获充满了疑惑跟不解。

    想想都觉得特别离奇。

    这不是个次元空间吗?

    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不是为了拓荒给学校赚取一点积分吗?

    如果进来的时候有人跟他们说会获得这样的传承,包括小白在内,没有人会相信的。

    即便是气运之子……即便是气运本运,恐怕也都不敢往这上去想。

    这完全就是不敢相信的一件事。

    但它偏偏就这样发生了。

    而且发生得毫无征兆。

    姬彩衣获得了八九玄功,单谷获得了后羿射术,司音获得了共工氏传承,林子衿获得了凤凰传承……神话照进了现实。

    那小白呢?

    他这会儿在干嘛?

    他在跟老道士下棋。

    跟其他人一样,他也是莫名其妙闯进这个神秘空间的。

    一株老松树下,一个石刻的棋盘,棋盘是一盘没有下完的棋。

    嗯,是个残局。

    他本来没想坐在那里下棋的。

    万一这一局下完外面过了几十上百年,那他岂不是亏死了?

    毕竟他马上就二十岁了,林哥再有两年,也十八了。

    双宿双飞不好吗?为什么非要让子衿等他几十年?

    可没想到的是,当他出现在这的一瞬间,那边的石凳上面就出现了一个穿着破旧道袍的老头。

    看见他,还冲他呲牙一笑:“来,小子,陪我下棋。”

    “我不!”白牧野毫不犹豫就给拒绝了。

    现在的套路都这么深了吗?

    我不主动坐在那,居然就有人冒出来勾引我?

    我才不会上当!

    老道看他一眼,然后笑眯眯的一挥手,空气中顿时出现四幅画面。

    画面一。

    姬彩衣正在跟那条蓝色小蛇战斗。

    义无反顾的跳进那条清澈无比的奔腾大河,像是一条鱼一样拼命往前游。

    那条蓝色小蛇瞬间冰封大河,恐怖的冰封疯狂追赶着彩衣。

    接下来,就是彩衣不断往下游,直到冲进那可怕的瀑布当中……

    画面二。

    林子衿不断的击杀着各种各样的凶悍鸟类。

    看着她被那些鸟抓伤,白牧野心疼不已,眉头都皱起来。

    画面三。

    是一道身影站在山峦之上,张弓射日……

    画面四。

    司音被一群庞然大物给围住,她身子高高跃起,轮着手中的大锤,疯狂击打着那些巨大的人形生灵。

    小白同学有点懵。

    看着老道:“这里不是什么次元空间?”

    老道笑呵呵一指棋盘:“过来陪我下棋!赢了我就告诉你!”

    “你这盘棋,该不会一下就是一百年吧?”白牧野嘴角抽了抽,看着老道。

    “哈哈,你这小子,好没耐心,一百年很长吗?”老道笑呵呵看着他。

    “当然很长,我今年才十九好吧?我还要在年底赶回去参加兄弟登基加冕仪式呢!”白牧野撇着嘴说道。

    “才十九么?”老道呵呵一笑,微微摇摇头,“放心吧,这盘棋,不会很久,这又不是什么神仙局……不过是老头无聊,找你这小子下盘棋。”

    “你要骗我,我可是会翻脸的。”白牧野小心翼翼坐下,然后不时的看着那四幅画面中的进度。

    发现似乎也没什么问题,这才放下心来。

    然后,他看了看棋盘上的形势,问道:“我是执白还是执黑?”

    “随意。”老道士点点头,淡淡说道。

    “哦,那我就随意了。”小白说着,从一旁拿起一枚白子,随意下在棋盘上。

    老道嘴角抽了抽,持着黑子的手都忍不住轻轻哆嗦一下,抬起头,看着白牧野:“你不会?”

    小白一脸坦然的点点头,理直气壮地道:“当然!”

    老道:“……”

    你不会你坐下来干什么?

    小白一双眼特别纯净的看着老道,眼神特坦然——不是您叫我陪您下棋的?

    老道士的眼神也非常无语——可是你不会啊!

    小白:但您也没问啊!

    老道:!!!

    他想了想,把手中黑子扔了回去,然后并没有如同小白预料中那样,不下棋了,大家开心的聊天,而是从身上不知什么地方摸出一本棋谱,扔给小白:“看,看会了再陪我下。”

    小白:!!!

    不带这样的啊大佬!

    我还要找我那群同伴们啊!

    你看彩衣她……好吧,她现在不危险了,居然获得了八九玄功?

    这可是了不得,好像学会了就拥有七十二般变化吧?

    到了九转之上,更是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不过这玩意儿真的存在于世上?

    有点了不起!

    彩衣没危险,我得找我家丫头啊!

    呃……

    我家丫头好像也没什么危险,那些鸟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单谷呢?

    啧啧……他还在看着山峦那人射日。

    话说,那是后羿?

    司音呢?

    呃,她还在打地鼠。

    好吧好吧。

    真是个难缠的老头。

    小白拿起那本棋谱,一目十行的看着。

    从头翻到尾,感觉自己好像会了。

    他收起之前胡乱下的那枚白子,撸起袖子:“来吧,我现在已经很厉害了!”

    老道:我怎么觉得我拉这小子下棋是个错误?

    啪!

    白牧野将白子重新落在一个位置上。

    老道眼中顿时露出一抹惊讶之色。

    他刚刚扔给白牧野一本棋谱,实际上也不过是一个玩笑罢了。

    万古沧桑,无尽岁月,好容易见到一个活生生的生命。

    还是带着造化气运而来的人族晚辈,如果单纯送出传承,就显得太无趣了点。

    就像画面中那四个人一样,都是一头雾水,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这种感觉,老道并不喜欢。

    他当年就很喜欢提携晚辈,甚至对一些动物都特别好。

    大青牛自不必多说,就连那只在他面前上蹿下跳的猴子,他不也没把它怎样,甚至还送了它一场造化?

    如今面对这长的如此英俊的年轻晚辈,自然会生出那种爱才之心。

    至于说考验……也没什么可考验的了。

    从小白踏入这次元空间那一刻起,他的一切便都已经落入到老道眼中。

    所以他才会有点恶作剧似的拉着小白下棋。

    结果对方居然不会。

    他也只是玩笑一般的扔给对方一本棋谱,结果却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居然就学会了下棋?

    而且,下得还不错!

    虽然跟他心目中的套路不太一样,但却仿佛给这盘残局诸如了一股新鲜的活力!

    而这,不正是他们等待万古,最想要的东西吗?

    老道忍不住认真起来。

    落了一枚黑子。

    其实,这盘棋谁输谁赢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跟他对弈的人是谁。

    这盘残局,小白同学毫无悬念的输掉了。

    “这小小棋盘,有人将它比作天下大势……”老道笑呵呵的将棋子一个个又摆回到之前残局的样子,看着小白说道。

    “棋就是棋,哪来那么多说道?”输了棋的小白同学撇撇嘴,又看了一眼那四幅画面。

    彩衣跟着那条狡诈但却终究不如人的蓝色小蛇祭拜那位真君去了,林子衿正在接受凤凰传承,单谷终于勇敢的对着那道身影射出了一箭,司小音也刚刚停止打地鼠的游戏。

    “那你说说,为什么没有那些说道?”老道问道。

    “那是下棋的人厉害,胸中装着天下,故可以在棋盘上演绎天下。若下棋的是个山野村夫,没有丝毫眼界,即便棋下得再好,也不过是一个厉害的棋手罢了。”白牧野道。

    “你这说法,倒是清新脱俗。”老道赞了一句。

    “哪清新,哪脱俗?万古岁月以前,就有人这么说了。”白牧野十分耿直的道。

    老道哈哈大笑起来,将还没有摆好的棋盘随手打乱,站起身道:“你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问了。”

    “不需要我赢了?”

    “你已经赢了。”

    小白点点头:“我就喜欢你们这种让人听不明白的说话方式!”

    老道忍不住又笑起来,一双眼中,露出几分慈祥,看着小白:“你觉得这里是一个次元空间吗?”

    白牧野想了想,道:“先前觉得是,毕竟这里面发现的各种生灵,跟次元空间生物图谱上几乎一样,虽然有些是没有的,但总的来说,这里还是符合次元空间特征的。不过现在不这么看了,我从没见过哪个次元空间,会像这里一样精彩,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感觉这些传承,仿佛就是在等待着我们这群人一样……”白牧野道。

    老道点了点头,道:“这些传承,的确是在等待着后人的继承,不过却未必是你们,但来的是你们,那就是你们了。”

    “还有更多故事可以给我讲吗?我洗耳恭听。”白牧野看着老道说道。

    他的表情也十分严肃,并不轻佻。

    原因很简单。

    因为无论画面中他的几个伙伴所获的传承,还是眼前这老道,都跟他所知道的上古文明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倒是更加接近他从小了解到的那些人类远古神话!

    彩衣的八九玄功,神话中那是阐教的第一神功,二郎真君便是凭借此种神功纵横天下。

    单谷面对那人,同样大名鼎鼎,神话中后羿射日的后羿嘛!

    子衿的传承倒是有些陌生,不过看见那只浴火而生的凤凰,也同样有种亲切的感觉。

    司音那份传承……哦,看见了,共工氏!

    怒撞不周山的共工!

    这个同样也很了不得。

    看来司小音以后就是要专门往坦克那个方向发展了呀。

    可惜身材不像是坦克。

    就没见过这么萌的坦克。

    至于这老道会给自己什么样的传承,或是不给,都已经不重要了。

    对小白来说,他更希望听到那些故事。

    “没有更多故事,就是你看见这些。”老道笑呵呵的看着白牧野:“有些事,可以做,但是不能说。”

    擦!

    无趣!

    这种先贤大能,前辈高人一个个都这么无聊吗?

    想到大漂亮,想到她的那些不能说的故事,小白比看了一百遍又一百遍后羿射日的单谷还惆怅。

    不能说您拉着我跟您下棋?

    不能说您把这架势拉得如此之足?

    简直太坑人了!

    老道一双仿佛看尽世间沧桑的眼睛,看着白牧野道:“很多事情,都需要你们自己去一点点发掘,不然,这漫漫人生,岂不显得很无趣?”

    “不,我喜欢凡事尽在掌握的感觉。”小白觉得还是要抗争一下的。

    “我送你传承。”老道很生硬的转移话题。

    说着,他一伸手。

    然后——

    小白身上的符篆师宝典飞出来了。

    小白缓缓的瞪大双眼,看着自己的符篆师宝典飞到老道面前。

    那本来就是我的东西啊喂!

    对了,上官骁龙那个准帝老东西的精神体还在那里封印着呢,好像还有那个神族小青年?

    叫啥来着?

    紫光神子?

    好像是。

    已经好久都没有跟他聊天了呢。

    不过跟那个家伙也没什么可聊的。

    能从他身上榨取的关于神族的材料也榨取得差不多了。

    十八位诸侯王,上面一尊神族天帝。

    哦,还有三十六个神子。

    还剩下三十五个,紫光神子同学就在这本书里封着呢。

    老道看了一眼符篆师宝典,眼神中露出一抹淡淡的亲切之意。

    小白看着他,心说您别说这是您的。

    “想不到,当年心血来潮炼制出的这件法宝,居然依然还在人间,而且落到你手。”老道似乎有些感慨,“如今你来见我,这应该就是一种天意了。”

    虽然想到这种可能,但小白还是有点被震撼到了。

    “符篆师宝典……是您炼制出的东西?”

    老道笑笑:“里面只是一些细化的小道而已,将能量灌注于符篆当中,以特殊的笔墨纸承载,便可发挥出超越自身境界的威力……也不失为一种战斗方式。”

    这算是遇到真正的祖师爷了吗?

    小白很干脆的跪在老道面前:“徒儿见过师父!”

    老道整个人都愣了。

    这小子长得这么帅气,怎么脸皮还能这么厚?

    昔年他身边就只有长得丑的才这么厚脸皮吧?

    比如那只没事就来讨宝贝丹药的猴子……

    老道一脸无语的看着白牧野:“你可知,你这一声师父,要承担多大因果?”

    “徒儿一身所学,皆来自这本宝典,既然宝典是您所著,又是您亲手炼制了这件法器,那您不是我师父,又算是什么?”承担多大因果小白不知道,反正这声师父即便他不叫,因果恐怕也不会小。

    “那你是否知道,我若是你师父,你的辈分将有多恐怖?”老道看着白牧野继续问道。

    还有这好事儿?

    小白脸上露出惊喜之色,他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老道一看小白这表情,顿时气乐了。

    用手指了指他:“你这惫懒模样,倒是跟那猴子有着几分相似。”

    “您说孙悟空?我比他不帅多了吗?”

    白牧野顿时不干了,跟谁比不好,跟猴儿比?

    “罢了,这是天意,你且起身。”

    “您答应了?”

    老道点点头:“既如此门,得我传承,自然就是我的弟子了。”

    白牧野松了口气,认真对着老道士磕了仨头,必须得坐实这段关系啊!

    虽然到现在,他对老道的身份依然停留在猜测上,但不管怎么说,这都绝对是一尊至高无上的超级大佬!

    这才是大腿好吧?

    随后他站起身,一脸开心。

    老道看着他:“既然的得我传承,也不求你弘法扬道,只希望你能在这一世,好好的活着,当劫降临那一刻,有能力自保便好。”

    老道的语气并不如何沉重,但白牧野心中却是微微一沉,他抬起头,忍不住问道:“师父,您现在……”

    “非生非死。”老道似乎明白他想问什么,随手在符篆师宝典上面轻轻一抹,道:“拿去吧!”

    那符篆师宝典又飞回到了白牧野的空间指环当中。

    “这就……完了?”

    白牧野看着老道,心说法宝呢?

    金刚圈,八卦炉……随便给一样啊!

    实在不行,把您那头青牛师兄送来给我护道也行啊!

    老道哈哈一笑:“世间万法,已尽出此书,你还有什么不满的?不要学那猴子,什么东西都想要,最后却落得……呵呵。”

    落得啥?

    人家不是成佛了?

    白牧野看着老道,刚想问点什么,却突然间发现,老道不见了!

    眼前那株老松也消失了。

    老松下面的棋盘、石凳……全部消失不见。

    “这就走了?还真是……不负责啊!”

    白牧野看着眼前恢复了闯入之前的场景,忍不住轻轻叹息一声。

    他本来想要问的那些问题,实际上老道士竟然一个都没回答!

    这也太狡猾了吧?

    既然这样,还不如像子衿和彩衣她们那样,什么都不说,干脆点,直接考验,然后给传承呢。

    为啥还非要现身出来见这一面?

    有必要吗?

    小白这刻,无语到极致。

    默默的将符篆师宝典取出,用精神力探知了一下,整个人瞬间呆住。

    因为这书,已完全变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