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广东11选5 > 最强狂兵混都市 > 第3032章 余飞错在哪?
 医院,金老头进了秋家老头子的病房。

病房里,一对年轻男女守在这里,男的是孔子杰,女的是秋凌蝶。

秋凌蝶最终还是没瞒住,知道了爷爷的事情。

老实说,她知道事情真相时,整个人差点崩溃,她实在无法想象,好好的一场感恩宴会,好好的一家团聚,她一觉醒来,这天都变了。

变化之大,让她的心脏都有些受不了。

如果不是这次经历了生死历练,她可能真的承受不住,直接崩溃了。

好在这次历练过后,她坚强了许多,没有崩溃,硬生生地撑住了。

为了这事,她去找了欧凯光了解事情的经过。

虽然孔子杰一个劲地说这事是余飞的错,但她不大相信,所以才去找的欧凯光确认此事。

别人的话她不相信,但欧凯光的话她是绝对相信的。

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后,秋凌蝶哭了一天,实在想不到大伯秋延庭和爷爷会联手干出这样的事,可以说,她被秋延庭和爷爷利用了。

可是,大伯死了,爷爷也住进了病房,危在旦夕。

这个时候,她能说什么呢,什么也不好说也不能说,只好默默地照顾好爷爷,尽自己一个孙女的孝道。

孔子杰本来很烦照顾老人这种事,拉屎换尿盆让他恶心不已。

但是,他有追求秋凌蝶的任务,这个时候只能先忍着,还要积极表现,等追到手后怎么样都行。

金老头进来时,刚好看见孔子杰捏着鼻子,单手端着一只尿盆出来。

孔子杰看到金老头,吓了一跳,赶紧放开捏鼻子的那只手,换成双手端着尿盆,一副非常孝道的样子。

“爷爷,您来了,快请进。”

孔子杰赶紧转头朝里面道:“秋爷爷,小蝶,金爷爷来了。”

听到外面的喊声,正在帮忙擦脚的秋凌蝶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帮爷爷盖好被子后,急匆匆地迎出来。

“金爷爷……。”

金老头看着这对小年轻,非常满意地笑了:“子杰啊,表现不错,辛苦了,去倒了吧。”

“爷爷,不辛苦,您稍等,我马上来。”

孔子杰受到老爷子的夸奖,心花怒放地端着尿盆出去了,这会他不觉得手里的东西臭了,还美滋滋的。

这做好事刚好撞到金老头,运气简直不要太好。

金老头进了病房后,秋老头挣扎着想起来,老金赶紧安抚住秋老头:“老伙计啊,别动别动,好好躺着。”

老金说着,就在旁边拉了一张凳子坐下。

“小蝶啊,你出去一下,我想和你爷爷谈谈。”

这话是要支走秋凌蝶的意思。

“好的,金爷爷。”

老人家要谈事,秋凌蝶也不做多想,直接退了出去,并随手把门给关上。

“呼……。”

金老头看着老秋的样子,无奈地呼出一口气:“老伙计啊,我对不住你了啊。”

秋老头愣了愣:“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吗?”

“我答应过你,将余飞的人头拿下,替延庭报仇,但是……。”

金老头顿了顿,满是惭愧地道:“很抱歉,我没有做到,余飞那小杂碎安然无恙地出来了,而且,还把我家泽昊打得鼻青脸肿,耻辱啊。”

“这……。”

秋老头整个人僵硬了一般怔在那里,半天没有反应。

金老头吓得赶紧呼喊:“老秋,老秋……。”

“呼哧,呼哧……。”

老家伙重重地喘了几口粗气,终于缓过气来:“为什么会这样?

他有那么大能耐吗?”

金老头恨恨咬牙:“我也想不到他会有那么大能耐啊,无数大佬都出来了,就连我的老领导都给了我警告,让我好自为之,以后别再去招惹余飞。

我也搞不明白啊,这个余飞背后到底隐藏着多大的能量,他到底是谁?

真的只是一个简单的退伍兵吗?

我不相信啊。”

沉默一会,秋老头叹息一声:“看来,我们低估他了。

这么说,延庭是白死了啊。”

金老头点点头,承认了秋延庭是白死了。

招惹了余飞,想不白死都难。

“老金,我不甘心啊,死不瞑目啊。”

秋老头激动起来。

“老伙计,所以你不能死啊,只要我们还活着,总有一天会有打垮余飞的机会,总有可以报仇的那一天。”

金老头这是对报仇“贼心不死”:“只有活着,才有希望啊。”

“我也想活着啊,可是……。”

秋老头一声哀叹:“无力回天啊,也许,我累了。”

“老伙计,你可千万不能这么说,一定要挺住啊。”

金老头急着安慰。

两个老头子在这里交谈,孔子杰和秋凌蝶在外面等候。

等了有好一会后,金老头才从里面开门出来。

“金爷爷,我爷爷他……。”

秋凌蝶想说什么,却是欲言又止。

金老头简单地安抚了几句,又将孔子杰叫到跟前,嘱咐他好好帮着小蝶照顾好秋爷爷,之后带着人离去。

老金走了,孔子杰也没必要继续表现下去了,而且,累了几个小时了,早受够了,于是随便找了一个理由说是有事,拍拍屁股走人了。

秋凌蝶也不挽留,任由其离去。

再说,她也根本不需要孔子杰来这里献殷勤,作秀而已,让人厌烦。

秋老头子火眼金睛,虽然在余飞这件事上犯了糊涂,但现在却不糊涂。

“小蝶啊,子杰这个人靠不住啊。”

老秋叹道。

秋凌蝶只是勉强笑了笑:“爷爷,我和他没什么的,您好好养病,我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您别担心了。”

“唉,其实,我最担心的是你啊,我这一走,你可怎么办啊。”

老头子语气带着沧桑,带着感伤,同时还有愤怒:“如果没有发生这样的事,爷爷也许还能多活几年,能够护着你,可是,爷爷不行了啊。

余飞,都是余飞造成的这一切啊,他不死,我死不瞑目啊。”

“爷爷,这件事……,不能怪余飞。”

秋凌蝶少有地反对了爷爷:“如果要怪,反而是余飞该怪我们,您曾经教育过我们,人要有感恩之心,可是我们秋家对他做的事,那是恩将仇报啊,爷爷……。”

女子眼里泛起了委屈的泪花,她哭了,伤心地哭了:“爷爷啊,难道您真的看不明白,这整件事,金家都是在利用我们啊。

我实在想不出,余飞错在哪?”

秋老头子愣住了,没想到,一向顺从的乖孙女,今天竟然跟自己唱起了反调,是孙女翅膀硬了呢,还是自己真的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