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广东11选5 > 贴身狂少 > 1743.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暴躁的女人


  “误会,误会啊,我真不知道你在里面换衣服!”

  莫帅脸都绿了,这特么可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自己时间紧迫,匆匆而来是为了救人的,哪有功夫去偷看?

  可为毛,偏偏就钻进了寒倾城的帐篷呢?

  那门口可是摆着许多药炉的啊,按理来说,住的不是医生便是伤者,这可真是冤死自己了!

  “莽夫,倾城最近心有郁结,我怕她难过就搬过来住了,再加上平日里经常帮鬼前辈炼药,门口当然会有药炉!”

  关键时刻,还是小医仙走了出来,看似在责怪莫帅,实则却为他脱了身,顿时就让莫帅感激涕零。

  要知道,寒倾城可不是好惹的。

  前身乃是米国中原街的黑势力大佬,匪气十足,这要是被她记恨上,就算莫帅不怕,也得时刻小心这女人暗算自己,届时将麻烦无尽!

  “你都看到了什么?”

  这时,寒倾城终于开口了,冷着张脸,果然如灿妙雪所说,心里可能有郁结存在,导致血气上涌,性格暴躁。

  莫帅当然打死也不承认了,哪怕看到现在也不能说,何况是当着自己老婆的面,登时开口道:“啥也没看到,刚进去就被你踹了出来!”

  “是吗?”寒倾城冷笑,继而突然道:“其实看了也无所谓,在中原街的时候,你又不是没看过,倒是我胸口的疤,你医术那么高,可能治好?”

  “当然能,这可不是我吹,别说是疤,就算断肢重生,将来我也能帮你办到!”

  “你想好了再回答,我为厄难体,有人告诉我,那是大道伤,并非人为所致,你就这么有把握?”寒倾城斜了他一眼,眸子里满满的都是不屑。

  这就让莫帅很不爽了,当下梗着脖子道:“胡说八道,什么大道伤,那就是普通斧刃留下的,若不能药到病除,爷就不姓莫!”

  “可你上次看的时候不过地级九品,到底看清楚了没有,连大道伤和斧刃之伤都分不明白吗?”

  “哎哟我次奥,你这是瞧不起我吗,是,小爷承认,以前水平低,很可能看不明白,但我现在可是亚圣,难不成也能看错吗?”

  “嘎!”

  此话一出,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小医仙微微抚额,血碟则憋着笑,花无双,炎火,赵晓丽等人亦用可怜的眼神看着莫帅,搞的他满脸懵比。

  然后,莫帅就明白了!

  “你不是说,什么都没看到吗?”终于,有人打破寂静,声音冷到了骨子里,咬着牙开口,自然是寒倾城无疑。

  闻言,莫帅若是再不懂,那可就真是傻子了,当下脸色发僵,声音更僵道:“你,你大爷的,竟然套路我!”

  “小贼,老娘剁了你!”

  便在此时,寒倾城突然爆发了,像是一头愤怒的母豹子,双腿一瞪,直接横空而来,嫩白的脚掌作势就踹向莫帅的脸!

  这可把他吓坏了,二话不说,单手伸出后,磅礴的内气汹涌,亚圣威严尽显,一把揽住寒倾城的腰,摁在腿上就‘啪’一巴掌呼了下去!

  “你,你这小贼,放开我!”

  寒倾城惊叫,努力挣扎,她还真没想到,莫帅居然敢反抗,倒是忘了这家伙而今乃是亚圣,连圣人都剁了几尊,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结果就是,那挺翘的屁屁再次挨了一击狗爪,疼的寒倾城眉头直皱,又惊又怒。

  最可恨的是,打完过后,那小贼居然贼喊抓贼,一脸惊恐的嚷嚷着什么吓死他了,差点就失了亚圣威严……

  听到这种话,寒倾城都要疯了,去你大爷的亚圣威严吧,摁着一个女人狂拍屁股,这就是你说的亚圣威严?

  简直该千刀万剐!

  “我警告你啊,我可是亚圣,未来必将成圣做祖,你擅自出击,惊吓到我,此乃渎神!”

  “另外,你竟敢用言语套路本圣,这就更加罪不可恕了,打屁股都算轻的,是不是各位老婆?”

  可惜,莫帅的脸皮简直超乎寒倾城想象,一副大公无私,义正言辞的模样。

  他才不管这小妞什么郁结不郁结的,愣是说自己受到了惊吓,那姿态,连灿妙雪她们都挑不出刺来。

  可是,寒倾城受不了啊!

  这家伙趁着众人没反应过来,一边说着,一边还不留声色的捏了捏。

  这是受到惊吓的表现吗?

  我惊吓你妹呀,简直无耻到极限,得有多不要脸才能说出这种话来?

  “莫帅,别没个正兴,察戈本就断了一臂,现在伤上加伤,你二师父使劲浑身解数都没能稳住伤势,赶紧去看看吧!”

  所幸,血蝶出来给寒倾城解了围,催促莫帅,这才让莫帅恍然大悟,扔下寒倾城就跑,看似是焦急,可实则……

  谁都知道他心虚,怕寒倾城再次找他麻烦。

  事实上,才刚挣脱束缚,寒倾城就爆发了,瞳孔都有些发红,蹬蹬蹬走回屋,再出来时手里赫然拎着把刀,一副拼命的架势。

  最终,还是众女合力拦住了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连黄婳都挺着肚子走过来劝解,说莫帅年少轻狂不懂事,而且事态紧急,很快就要走,需要抓紧时间为察戈等人疗伤,这才稳住了寒倾城。

  另一边,莫帅嘴角带着得意,以前在米国时,他可没少受这女人的欺负,一直想压制她一次,而今终于得偿所愿了。

  还别说,手感嘛……混黑的就是不一样,紧致且富有弹性,像是匹野马,就是脾气大了点,也不知道是不是来姨妈了,啧啧……

  片刻后,莫帅终于找到了正主,在一个特大号的帐篷里,见到了昏迷的吴良,白月亮,混世仙,弑战以及察戈五人。

  鬼医仙也在,此刻正眉头紧皱,仔细查看,见到莫帅进来,顿时轻叹道:“我老了,修为又低,这都是圣者留下的伤势,无能为力呀!”

  莫帅没有说话,事实上,他刚培养出来的好心情,在真切见到五人时,直接就烟消云散了。

  吴良很惨,一张脸肿成了猪头,牙也掉了几颗,胸腔位置更是被人强行折断了数根肋骨,很明显昏迷之前曾受到非人的折磨。

  弑战其次,左手臂被人用蛮力扭转,筋骨早已错位,差点反转过来,五指更是寸寸崩裂,乃是钝器锤砸造成的。

  尤其是指尖,尽管过了好几天,可从伤情看,莫帅可以肯定,弑战清醒的时候曾被人用尖细的锐器刺进指甲里,至今里面还有血污存在。

  “真够毒辣!”他阴沉着脸,怒火险些顶到脑门上,如果不是时间紧迫,真想现在就冲出去杀人泄愤。

  “那些人确实很毒,这几个孩子血气方刚,受不得辱,结果惨遭虐待,若非戮神大妖以命相搏,将他们救了回来,恐怕现在已经被活活折磨死了!”

  旁边,鬼医仙脸色同样不好看。

  这些日子以来,伏魔联盟堵着门叫嚣,杀人之前必残忍以对,企图瓦解岛上众人的意志,更是想逼着黄婳忍不住出去,欲扼杀神胎,其心可诛。

  莫帅点了点头,强压下一口气走向察戈,结果很快就怒火中烧,磨牙道:“这是谁干的?”

  他催动不灭神性,本想让几人尽快痊愈,可当轮到察戈时,瞬间就忍不住了!

  这个憨厚的草原兄弟,本来就因为莫帅断了一臂,而今另外一条手臂和两条腿也几乎全部折断了。

  此刻,那些伤口处血肉外翻,早已开始腐臭,若非还有一口气在,跟死人几乎没什么区别。

  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

  最主要的是,察戈的眉心有一道疤,一直在闪烁红芒,起初莫帅还没注意,可当渡入不灭神性后,顿时勃然大怒。

  那道红芒,居然是圣人的一缕杀机,被故意封印在察戈体内,目地不在击杀,而是阻止骨骼愈合,不断腐蚀血肉,想活活折磨死他。

  “一个叫艾非叶罗尔的圣人,见察戈只剩下一臂也敢参战,不惜放下圣人威严,亲自动手针对,天蜈就是因为救察戈,才被他灭杀的!”

  鬼医仙长叹,他行医数十年,还从来没见过这么难治的伤,直到戮神大妖告知,他才明白那是什么力量在妨碍自己。

  “噗!”

  最终,莫帅再次忍下了,一掌拍出,雄浑的能量激荡,直接从察戈口中逼出一道淡红光束,屈指一弹间将其泯灭!

  紧跟着,他阴沉着脸,丹田鼓荡,一缕缕不灭神性从体内溢出,分别卷向五人,为他们疗伤!

  过了不久,混世仙和白月亮最先醒过来,他俩受创较轻,虽然很虚弱,但经过不灭神性滋养后已然没有大碍。

  随后,吴良和弑战也幽幽醒转,唯独察戈还在昏迷着,血气损耗太严重,就算有不灭神性滋养,一时半会也难以醒过来。

  “兄弟,你得替我们报仇啊,那帮人太孙子了,仗着修为比我们高,完全就是纯虐,想活活折磨死我们!”

  吴良开口,一把鼻涕一把泪,这倒是很难得了。

  毕竟,这家伙曾经可是被困在黑洞中整整三年,即便那样都没哭喊过,而今如此,足以说明他心里有多大的委屈。

  “莫帅,不是白哥狠辣,也不是白哥离间你和寒倾城,那个艾非叶罗尔,必须得杀掉,我们几个都是他下令给打成这样的!”

  白月亮也开口,不过说出的话却让莫帅有些发懵!

  人当然是要杀的,哪怕只是为了天蜈和察戈,他也必须死。

  可是,这怎么和寒倾城扯上关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