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广东11选5 >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 > 第926章 人活着总要有梦想的
 叶南弦怕耽误沈蔓歌睡觉,连忙起身走了出去。

    刚下楼就看到赵宁和阿紫也出来了,貌似要出去看是谁的样子。

    叶南弦低声说:“你们休息吧,我出去看看就好。”

    “哥,还是我出去吧。”

    “不用,应该是宋涛。”

    听到叶南弦这么说,阿紫这才拉着赵宁进了屋子。

    宋涛是叶南弦的特助,和他这么多年的关系,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叶南弦见他们回去之后,这才起身走了出去。

    出门之后果然是宋涛,不过他的状态不是很好。

    “怎么了?”

    叶南弦很少看到宋涛这个样子,哪怕是蓝灵儿要和他决裂的时候也没有。

    宋涛扯了扯领带,貌似有些嘞人。

    “没事儿,就是有点闷,想过来找叶总喝点酒。”

    他的眼镜布满血丝,一看就是最近没休息好。

    叶南弦的眉头微皱,低声说:“你以前不喝酒的。”

    “就是突然想喝点。

我也没什么朋友,就想起了叶总,如果你忙就算了,我自己去酒吧看看。”

    “跟我去酒窖吧。

我的酒可比酒吧的酒好多了。”

    叶南弦拍了拍宋涛的肩膀。

    宋涛点了点头。

    两个人去了酒窖。

为了怕沈蔓歌起床找不到他,叶南弦告诉佣人自己的下落。

    宋涛到了酒窖之后,也不管什么酒,拿起来就喝。

    叶南弦也没有心疼,随着他折腾。

    宋涛不是一个能折腾的人,实际上这么多年,宋涛一直严以律己,甚至一直恪守着本分,从不逾越,即便叶南弦说他们之间是兄弟,宋涛依然放不开。

在宋涛的心里,叶南弦是他的恩人,是上司,虽然也是朋友,但是多少还是有些不敢高攀的。

    可如今,他就像是一个受了刺激的孩子,已然将这些抛之脑后了,这一点不怎么有机会发生,如今发生了,势必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宋涛无法承受的。

    宋涛这些年在叶南弦的扶持下已然发展的不错了,即便是离开了叶家,他也是上层社会很多人都仰望的存在,如今这样,八成和蓝灵儿有关。

    不过既然宋涛不想说,他也不问,等他需要自己的时候再说。

    叶南弦只是拿了一瓶红酒轻抿着,没怎么喝,宋涛却好像喝凉水似的,咕噜兖就是一瓶。

    就他这个喝法,估计一会就醉了。

    叶南弦拿起电话,让人给他准备了客房。

    果不其然,半小时之后宋涛直接醉倒了。

    他酒品还是不错的,喝醉之后就倒在那里呼呼的睡着了,除了脸色红通通的,一身酒气之外,看不出喝醉的样子。

    叶南弦亲自将他背进了客房,吩咐人照顾着,这才回到了卧室。

    沈蔓歌已经醒了,正打开电脑在修改设计图,看到叶南弦进来,闻到了一丝丝的酒气。

    “你也喝酒了?”

    “嗯,喝了点。”

    叶南弦知道沈蔓歌现在的情况,淡笑着说:“我去冲个澡。”

    “好。”

    沈蔓歌觉得这次怀孕有些矫情,很多刺激性的味道都闻不了。

    叶南弦去冲澡的时候,沈蔓歌的思想有些放空。

    宋涛过来找叶南弦喝酒,这个现象真的挺意外的,甚至有些不可思议。

    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难道和蓝灵儿有关?

    她想打个电话问问蓝灵儿的,但是又放弃了。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和隐私,蓝灵儿没说,她就不问,她相信蓝灵儿如果自己能够解决的话,一定会自己解决好的。

    沈蔓歌心里装着担忧,眼神有些忧虑。

    叶南弦出来之后就看到沈蔓歌这个样子,不由得从身后抱住了她。

    “担心蓝灵儿?”

    “嗯,你又何尝不是担心宋涛?”

    沈蔓歌没有否认,顺便将身子超身后的温暖胸膛靠了靠。

    叶南弦就势上了床,将她揽进了怀里,低声说:“他们俩都是成年人了,不管发生了什么,都可以自己解决的。

宋涛不是冲动的人,就算他伤了自己,也不会伤了蓝灵儿的,这一点你放心好了。”

    “我知道,所以我没问,也没插手,就是觉得奇怪,蓝伯父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按理说蓝灵儿和宋涛之间不该出现什么问题了。”

    “是啊,不过蓝灵儿的父亲状态不是很好。”

    叶南弦本来想瞒着沈蔓歌的,但是现在都这个时候了,他不像沈蔓歌再跟着担心。

    “什么意思?”    沈蔓歌一直想要抽个时间去蓝家看看的,没想到却听到叶南弦这么说。

    叶南弦叹了一口气说:“蓝伯父被抓去之后,想要逃跑,被人给打了,伤在了脑子上。”

    沈蔓歌的眸子猛然睁大了。

    “有事儿吗?”

    “有。”

    叶南弦犹豫了一下,感觉到沈蔓歌的手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胳膊,便知道她是担心的,是着急的。

    他叹了一口气说:“我把蓝伯父带回来的时候,他痴痴傻傻的,一直念叨着蓝伯母和蓝灵儿的名字,思路不是太清晰。”

    沈蔓歌的心猛然揪了一下。

    “思路不是太清晰?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

    沈蔓歌有些懊恼。

    叶南弦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柔声说:“我也不怎么确定,当时太乱了,我有着急你这边,所以没腾出时间去管蓝家的事儿。

你要知道,蓝灵儿对你很重要,而你对我更重要。

当时你和母亲被叶知秋带走了,生死不明,我甚至不知道你们的方位在哪里,我真的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管蓝家的事儿,况且这不是还有宋涛吗?

我一直都觉得宋涛的办事能力是可以的。

所以我才没问,不过现在见宋涛这样,貌似是蓝家的事儿有些问题了。

你也别着急,今天很晚了,等明天我去看看,如果能够帮忙的话,我一定帮忙。”

    沈蔓歌知道自己其实有些难为叶南弦了。

    她低声说:“我去把,有些事儿,灵儿不会和你说的。

也怪我,这些日子一直被叶知秋困着,没能来得及去看看灵儿。”

    “你也够辛苦得了。

明天外公那边想给妈立一个衣冠冢,会有一个葬礼,你不去参加的话貌似不太好。”

    听叶南弦这么一说,沈蔓歌的心再次难受了一下。

    “我早晨早点过去蓝家看看,中午能赶回来的。”

    “我陪你一起过去。”

    “不用了,你也有很多事情要忙,让蓝晨陪着我吧。”

    “蓝晨貌似没时间,他去医院了。”

    听到叶南弦这么说,沈蔓歌顿时愣住了。

    “他受伤了?”

    “没有,是你那个小护士有点事情,他过去处理了。”

    听到这里,沈蔓歌顿了一下,不过瞬间明白过来。

    “蓝晨和她是什么意思?”

    “这你就别管了,每个人你都操心,你累不累啊?

赶紧休息吧,明天早晨我送你过去,然后让阿飞跟着你。

阿飞的身手还算可以,我能够放心一些。

我明天早晨要去警局那边。”

    听叶南弦这么说,沈蔓歌顿了一下,问道:“要去见叶知秋吗?”

    “有件事情还不算清楚,所以想去问问。”

    沈蔓歌点了点头。

    叶南弦看到沈蔓歌的设计稿,笑着说:“发生了这么么多事情,你依然还是坚持要参加设计大赛是吗?”

    “当然,这是我的梦想。

不管有任何困难,我都要实现我的梦想的。”

    “我就喜欢你这种一往直前的性子。”

    叶南弦摸了摸沈蔓歌的头,笑的特别温柔。

    沈蔓歌索性直接倒在了他的怀里,低声说:“人这一辈子总要有梦想的,就算是生活再苦再累都不要放弃,不然的话人活着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你可以安心做我的叶太太,叶家的产业够你吃喝两辈子了。”

    “你是你们叶家的,不是我的,我这么年轻,如果就混吃等死,那多浪费老天爷给我的这个生命啊。”

    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的唇角微微上扬。

    “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但是你一定记住了,以自己的身体为主,千万千万不要伤了自己的身子,这是我对你唯一的要求。”

    “好。”

    沈蔓歌心里热乎乎的。

    经历了这么多,他们之间就算是没有甜言蜜语,依然会有一股自然地温馨流窜者。

    “睡吧,明天的事儿还挺多的。”

    “嗯。”

    沈蔓歌在叶南弦的怀里睡着了。

    天刚放亮,叶南弦就醒了。

    他看到沈蔓歌睡得香甜,也不忍心打扰,轻手轻脚的抽出了自己的胳膊,将被子给她盖好,这才去了厨房。

    于玲也才起来不久,打算做饭的时候就看到了叶南弦下来了。

    “怎么起这么早?”

    “给蔓歌做点吃的。”

    叶南弦淡笑着。

    于玲微微一愣,连忙说:“我来做吧,你一个人大男人怎么可以进厨房?”

    叶南弦却笑着说:“为心爱之人洗手作羹汤,这是一种享受。

阿姨,你就别剥夺我这个爱好了。

况且蔓歌的口味你刚来,也不是很清楚,还是我来吧。”

    说着,他挽起袖子进了厨房。

    看到叶南弦利落的身手,于玲整个人都愣住了,甚至很受震撼。

    她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会为了一个女人做到如此地步,如今回想起自己的一生,她突然觉得自己白活了。

    叶南弦却不管于玲怎么想,细心地把沈蔓歌的饭准备好之后才出了厨房。

    于玲还想和他说什么,叶南弦的手机正巧响了起来。

    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叶南弦的脸色有些微变,然后快速的走出了叶家老宅,连外套都没来得及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