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一一从没有轻瞧过顾小珏,从第一仗,到与顾小珏的第二仗,一胜一败,卿一一都是在认真的对待,她失败,有理可循,但绝不是因为轻敌。

    这一点,绪佑给了一姐高度的赞扬。

    纵析战局,绪佑的条理很清晰,他是个天生领兵打仗的将才,并未因为只是小孩子之间的打闹,而敷衍卿一一,而是十分认真的,把卿一一之所以会失败的所有因素都给她点了出来。

    他不知道卿一一能不能听懂,但是至少目前来看,他们俩对于这场孩子之间的小战役,沟通无障碍。

    而且,卿一一听得极为认真,这么大点的孩子,其反应能力与理解能力,都能跟绪佑进行一个有效的探讨。

    这让绪佑觉得,至少在这一方面,卿一一所表现出来的军事天赋,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是个值得培养的指挥官苗子。

    且卿一一身上,有着一个指挥官最重要的心理素质,不管卿一一的口怎么花花,但是在心理上,她没有因为吃了败仗,而颓到丧失斗志。

    这是最重要的,人生没有哪个人没吃过败仗,就连绪佑,不也在几年前,被卿溪然牵着鼻子走,不停的吃败仗吗?

    失败,对人的打击是双重的,从精神到身体,有的人指挥才能天赋异禀,但败过一次,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有的人会不停的总结失败的经验,最终成为一名优秀的驻防指挥官。

    一旁的卿溪然听了一小会儿,觉得也就是绪佑和卿一一在彼此的称呼上,显得有些油腔滑调外,其余的谈话内容,越来越专业了。

    有绪佑指导卿一一,卿一一再对绪佑说的,举一反三,下回卿一一应该能在顾小珏这儿找回场子了。

    便是如此,卿溪然也放下了心来,只留下卿一一和绪佑总结讨论失败经验,下回再接再厉,她起身离开了这处,回了客厅继续看土豆报告。

    这份土豆报告是卿溪然催着化检驻防加班加点赶出来的。

    目前为止,一份不过百页的土豆报告,让卿溪然看了一整天的时间。

    也亏得罗楠在开发区里筛出了二十几个化检方面很出色的人才,大家一起同心协力的去做这个东西,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不断反复化检,才能精确这个变异土豆的成分。

    但能让卿溪然看这么久的东西,还反复要求化检那边精确成份,往土豆成份问题上深挖,可见问题之严重,已经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目前来看,变异土豆里除了含有一种激素外,其余的东西,对人体都没什么害处。

    这种激素会让人类的肌肉得到生长,而这种变化是往好的方面变化,还是往坏的方面变化,这个需要人体实验才行。

    一般来说,促肌肉生长的激素,一旦停止服用,激素效果慢慢退却,人体自然慢慢恢复正常,不再是个肌肉男与肌肉女。

    但是这是末世,一个土豆所含有的激素量,估计就能让好几个瘦子长成好几个大肌肉男女了,这还不算,谁能保证吃了这个土豆,人们长成了个肌肉男女,最后停止食用变异土豆后,长出来的肌肉会退回去?

    如果就跟大力水手吃菠菜一样,吃完菠菜就变身成肌肉男,等拯救完世界后,又变回原来的样子,这个变异土豆对人体就是有益的。

    但是,如果情形不可逆,长出来的肌肉退不回去,那在人类需要不停食用土豆,以支撑自身活下去的情况下,就会不停的长肌肉,最后把自己长成一个巨型的肌肉土豆模样。

    变成人肉土豆,那都还好说,毕竟还是个人,还有人的思维,但是在缺乏人体实验的结论支撑下,到底会把人类的体型变成什么模样,谁也不知道,谁也不确定,最后是不是就变成个人肉土豆了。

    人体试验是必须的。

    但是拿人体做试验,这个已经超越了人性底线,卿溪然活得再理性,也不会触及这条底线。

    所以卿溪然做了批示,在未确切弄清楚变异土豆里的激素,会促人体肌肉生长到什么程度的情况下,时代小区应该将化检重点放在如何给土豆稀释激素之上。

    并且,应当再加大力度筛选化检专业人才,加快化检植物的速度,以及收集湘城开发区内,人体形态有异的数据资料。

    她很明确的指出,如今开发区物资紧张,别看大面积的人,因为投靠了顾钰或者别的民间团队,得到了免费的物资配给,但这一切都只是镜花水月,空中楼阁。

    只有生产,才是立足根本。

    顾钰和那些民间团队的物资,全都是抢的穆峰亮集团的,倘若穆峰亮集团的物资被抢完了,他们的队伍发展得越壮大,张口要吃的人就越多,那么崩溃的速度就越快。

    所以解决口粮问题,如今已是当务之急,否则,如今开发区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秩序,还得乱。

    但是她说要激素稀释化,这个难度并不比搞明白土豆里含的这种变异激素,会不会对人体形态产生不可逆的影响更简单。

    因为激素稀释化的这个过程,就是一个不断嫁接尝试的过程,时代小区里需要一些末世前的土豆苗,但末世前的土豆苗,种在土里一培育就变异,无一幸免。

    开发区里,目前已经找不出一株普通生长的土豆苗了。

    时代小区人手有限,化检人才也是有限,大家一天24小时,几乎有18个小时扑在变异土豆上,说实话,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寻找一颗普通的土豆苗了。

    所以卿溪然这种高智商的人,一整天抓着一份土豆报告,不停的看,反复的批示,就有了一种让众人觉得这个变异土豆,事关重大。

    到了晚上,罗楠回了时代小区吃饭,进门,看了一眼正坐在沙发上的卿溪然,问文静,

    “溪然还没批示完那份变异土豆的报告?这个问题很严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