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出发回N市的前一天,孟一然带着李桃大半夜开着车去国际机场接了两个贵客秦松和石雨楠。

    李桃原本是答应石雨楠千里面基只接她一个人,结果在当天晚上,秦松从洛杉矶飞魔都的飞机在相隔几乎不到15分钟的时间同时落地。

    临时决定将栾岳带回国内的秦松跟他将近20年未见过、也未联系过的亲妹妹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同一机场、同时入境、同一个人接他们。

    想不碰见的概率大概有点太低了。

    孟一然决定帮着李桃一起背着这个大雷不去踩它。

    在国际机场VIP借机等候区的外面,李桃战战兢兢的问孟一然:“我觉得我刚才咬到舌头了!”

    孟一然才跟过晚班的手术,现在后半夜的时间实在提不起精神,他在按摩椅上半眯着眼回了一句:“不,你没有咬到……只有上火的时候才会咬舌头,你再喝点水……所以你还没有告诉石雨楠?”

    机场又开始新一轮背景音提示,孟一然顺便看了一下手表,飞机马上就要落地了。

    李桃:“。。。。。”

    我要做鸵鸟。

    苍天啊,这国际航班敢不敢晚点一下?????

    为什么长途跋涉都这么准时啊!!!

    孟一然友情告知李桃:“美联航的夜间抵达的航班一般都非常准时,而石雨楠乘的那个是从法兰克福起飞然后到香港经停4个小时的。

    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后半夜的时间基本没有航空管制限流,准点率也非常高。

    而且就这点距离,就算晚点了,飞机师为了准点率也会赶时间开的快一点,让它变成正点的。。

    她从香港起飞的时候就是正点。”

    李桃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原本她还在侥幸,石雨楠的飞机在法兰克福起飞的时候就晚点了2个小时,她还以为以欧洲航空公司经常晚出个半天的尿性,可以差出一个半天的时间呢。

    她做沙雕状扶着额头:“我要风化了,你不是她的老铁嘛!!!~~~为什么你不告诉她!!!”

    孟一然睁看眼睛喵了一下航班信息又躺了回去,装作老僧入定的样子。

    蓦地他发出了一个蚊子声:“我不敢!”

    好吧,李桃知道孟一然也是认真的在逃避这件事:“我更不敢!!!”

    不知道石雨楠是会疯、掐死、踹死还是骂死她,她横着也死、竖着也死,干脆先撞死吧。

    多年往返英国和魔都,每次在上飞机都没心没肺睡觉的石雨楠,这次莫名其妙的心慌慌,她每隔半个小时就会在飞机上站起来一回,还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她在飞机落地之前尤其难受,她总觉得今天她坐的这趟飞机要出什么问题似的。

    还好飞机平安落地了,万岁!!!

    石雨楠从前早有心理准备,从她第一天出境留学开始,她就无数次的想过自己会不会在国际机场偶遇到她那个凡人难以企及的战神级别的哥哥。

    她就是一个随时准备着可能面对惨淡人生的类型。

    然而这个世界平淡无奇,每天都有形形色色的人跟她擦肩而过,随着时间的推移。

    石雨楠也逐渐成熟了,她知道了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什么低概率的事件发生,如果要发生,那必然是早有预谋的。

    所以她后来每次出行都把自己打扮的特别精致,以免的万一在帝都转机的时候上碰到洛远风一类的暧昧对象,反正就是找别的理由给自己加戏。

    早春的凛冽早已过去,她穿着香奈儿新出的马丁靴,配着一条MC Queen的中腰短裤,上身是zara的做旧风纯色衬衫,内搭一个白色抹胸,拦腰一系,整个人就是一个“腰以下全是腿”的典范。

    172身高的石雨楠瘦的跟麻袋片一样,稍微一动弹就是超模范。

    虽然是为了迎合李桃萌萌哒的轻熟风格她上飞机之前尽力往女性主义风格打扮了,结果就是不是可爱的人不管怎么穿都凹不出可爱的外形来,她就放弃了,她就是这种中性风怎么滴吧。

    颈间系着黑白相间星星花纹的twliiy丝巾,头顶带着一个同款黑白千鸟格贝雷帽,斜背着一个纯黑的Chanel Gabrielle流浪包,不是石雨楠还能是谁?

    秦松带着栾岳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他还特意校对了一下手表,积家北辰系列限量款,款式实用又百搭,深蓝色的表面跟他最近喜欢的衬衫颜色很搭。

    兄妹俩个下飞机有同样的风格,都是目视前方心无旁骛直奔目的地。

    因为身材太过高挑,石雨楠在女生当中实在太过显眼,秦松就在她身后默默的先看到石雨楠了。

    紧接着石雨楠在入境大厅带着耳机看着手机,恍神的时候撞到了身上无任何行李挎包的秦松。

    只是因为他好死不死的就站在她身后,紧紧的跟着对方,她不由自主的扭头看了一眼而已。

    结果她实在不敢回头了。

    这人长的好帅,石雨楠心想:我勒个去!妈蛋药丸的节奏!

    石雨楠一直没有回头,但是她打开手机,用照相机镜头偷偷补口红,顺便看看身后的秦松,这时屏幕上蹦出了李桃的三条信息。

    亏她还想撩个闲,这简直是噩梦的开始!

    长得真帅,真香!为什么香,妈妈呀,这是她亲哥啊!

    她还以为自己丧失了辨认的能力,原来亲生的兄妹就算化成灰也认得出来好嘛!

    她抓着手机狠狠的往前迈了一步,赶紧把护照递给海关。

    边境检查姐姐对石雨楠笑了一下:“看镜头~!”

    正对着摄像头的石雨楠脸色难看的像是个死人一样,她还是忍不住用余光喵到了她哥一下,然后她好像还喵到了栾岳。

    石雨楠迅速的抓过小姐姐递过来的护照面无表情的向前快步走,快步的走,更快步的走,几乎都快跑起来了,一步也不敢回头。

    秦松左手拿着护照,右手插兜,可是他的手不由自主的在抖了,就在递护照的时候,他差点把护照都掉到地上。

    他从李桃那看过石雨楠的近照,石雨楠早就大了,已经完全看不出任何小时候婴儿肥的影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