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胜天传奇 > 第二百六十二章 龙择天独孤秀石泉城饮宴


    “现在可以了吧?”,龙择天问道。

    聂风不敢再说话,马上召集人手去办龙择天交代的事情。

    龙择天又看了看刘白衣,问道:“还剩多少人?”。

    刘白衣痛心疾首,“不足十万!”。

    “连同聂风剩下的二万,你们集中在一起,第一个任务是在闽西城的西城重建闽西城,安顿好百姓,需要钱财,你自己想办法!”。

    刘白衣说道:“钱财方面问题不大,我在音少山的所有物资都隐藏起来了,动用那些物资足够重建闽西城。”。

    龙择天说道:“如此最好,闽西城被毁,老百姓无家可归,这是我们跟他们带来的祸端,我们应该补偿人家,还有,重建以后,将太平川的生意人和手艺人分出来一些带到闽西城,尽快让闽西城重复繁华起来。”。

    稍后,猿坤和龙小龙来到,龙小龙看着这道深深的沟壑,咋舌道:“独孤秀罪莫大焉!”。

    猿坤何其聪明,对龙择天不恢复沟壑十分了然,“其实完全没必要留这个心眼,龙择天想恢复原状只不过举手之劳,何必这点小事都要算计?”。

    龙择天瞪了猿坤一眼,道:“当他返回到这里,我希望他有所忏悔!”。

    猿坤不屑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何况独孤秀乃是盖世枭雄,怎么会在意此等些许小事!”。

    “你这话不对!”,龙小龙走上前来,认真的看着猿坤,猿坤一拍脑门:“我服了,我不对还不行吗?”。说着竟撤离到龙择天身后,可怜巴巴的看着正在向龙择天靠近的四男四女等人。

    果然,龙儿看到了龙小龙,满心欢喜,喊道:“小龙,还不见过你的龙妈妈?”。

    龙小龙看见四女,跪倒在地:“小龙见过龙妈妈,心妈妈玄妈妈,还有这位白妈妈!”。

    四男欢天喜地,叽叽喳喳:“还不见过四位龙叔叔?”。

    龙小龙虽然没见过龙东西南北,却听到龙儿妈妈提起过多次,心中本就不陌生,同样跪倒磕头:“小龙见过东西南北四位叔叔!”。

    那边,猿坤暗自得意,果然让这位话痨转移了注意力,自己躲过了一劫,正在暗自高兴,却听龙小龙说道:“四位妈妈和四位叔叔,容后细聊,只是眼下,我有些话想和这位猿坤大人说说,他刚才说的话是不对的,至于哪里不对,我需要给他讲清楚,不然会影响他的世界观乃至道心。”。

    猿坤苦瓜似的脸看着龙小龙,哀求道:“咱们长话短说行吗?”。

    龙择天看着这一幕,竟产生莫名其妙的喜感,这几天的郁闷竟然有些放松下来,搂住猿坤的脖子,笑道:“我突然想知道你是不是好的酒友,要不要去和一杯!”。

    猿坤如听天籁,欣喜异常:“我是好酒友,一定是的,现在就去体验一番,你定会承认的!”。

    龙择天大喜道:“只是,这闽西城百废待兴,酒馆饭店早已经狼藉一片,我们去石泉如何?毕竟那里乃是闽侯富庶之地,海鲜天下闻名,我们去哪里体会一番如何?”。

    猿坤也不细想,连连点头,和龙择天勾肩搭背,纵身飞去。龙小龙一脸懵逼,立即唤来孔雀大鸟,展翅追踪。四男四女更是不甘落后,腾身而去。留下刘白衣和聂风一脸茫然,老老实实进行闽西城的重建工作。

    龙择天带着猿坤直接莅临石泉城上空,高喊道:“独孤大人,故人来访,能饮一杯无?”。

    话音未落,声震城池,整座城地动山摇,所有建筑瑟瑟发抖,如地震一般。

    “择天老弟来访,哪有无酒之理,城主府酒席置好,请入席便是!”,独孤秀平和的声音传来,一瞬间城池恢复平静,显得祥和安泰。

    龙择天拉住猿坤的手,笑道:“果然来得巧,美味就在眼前,可有胆量一饮?”。

    “我对当打手不感兴趣,却不能拒绝如此美酒佳肴,既来之则喝之!”,猿坤与龙择天肩并肩来到城主府,越门而入。

    “也好,我们边吃边聊,我要告诉你你的话为何不对!”,绿色孔雀遮天而来,落在城主府大院。

    猿坤脸色一变,立即奔入城主府客厅内,一屁股坐在桌前的椅子上:“吃饭的时候不说话行不行?”。

    接着四男四女呼啸而来,整整齐齐坐在巨大的圆桌旁。

    独孤秀见状,吩咐将酒席撤下,重新置办,放了一条长型大桌,宾主分两侧落座。

    果然,满桌山珍海味,琳琅满目,美酒如琼浆玉液,琉璃杯盏晶莹剔透,整个大厅富丽堂皇,没有硝烟没有敌意,宾主尽欢,喝的十分畅快。

    龙择天向独孤秀举起了酒杯,说道:“这一顿酒席,不知能否让独孤大人心里有几分安稳?”。

    独孤秀粲然一笑,举杯一饮而尽:“既无违心之事,何须安稳?”。

    龙择天不再因为这个问题与独孤秀抬杠,转而问道:“独孤大人是要返回蓟城吗?”。

    独孤秀笑道:“贼首未灭,何以班师。”。

    龙择天混不在意独孤秀话中之意,说道:“武瀛人已经越过津门,想来在萨胡时日已久,眼望大陆虎视已久,如今再也忍不住,挥师百万已经兵临城下,不知独孤大人还要退让多久?”。

    独孤秀举起酒杯,对着龙择天示意,漫不经心,抿了一口,又轻轻摇动酒杯,“正如这顿酒席,我开门宴客,你要是一直不散席,我就无法迎接下一波客人,我在等待你宣布散伙。”。

    龙择天看了看桌子上的所有人,说道:“有些事情也许是天意如此,比如你的这些帮手,几十年前就在你身边,而我只来到这个世上不到三十年,这桌酒席始终是你先摆下的,而我机缘巧合坐到了这张桌子前,与你同饮本是极乐之事,现在你却因为有下一波客人要来就要驱除于我,迎接下一波客人,为什么不再弄一张大桌子,我们共同迎接下一波客人?毕竟下一波客人怀着强烈的敌意还要掀翻这张桌子,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如此。”。

    “你应该明白,你不走我就无法专心致志迎接下一波客人,我知道,如果你在我背后,我始终不得安生,我不能一桌酒席迎接两波客人,我也没那个精力,这一点你应该理解!”。

    龙择天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一直想退出这波酒席,但是你始终不放心,非要把我灌醉,神农山音少山闽西城现在已经被灌醉的一塌糊涂,你还想怎么样?”。

    “你不醉,就算所有人都醉了,这桌酒席就没有完,因为你是主客,别人都是陪衬!”,独孤秀看着眼前的猿坤:“就是他,也是陪衬!”。

    猿坤丝毫不在意,如同没听见,只是现场中对面的独孤秀身边的所有武修哪怕是远远超过这个世上极峰修为的武修,此刻同时醉倒,昏睡在桌子上。

    “我不是主客,但是要看我帮谁喝!”,猿坤自斟自饮。

    独孤秀“哼!”了一声,附在桌子上沉睡的人即时醒来,茫然的看着独孤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龙择天微微一笑,拍了拍猿坤的肩膀,“看得出来,你和我儿子有缘!”。

    猿坤突然面红耳赤,却忍住没有发火,红着脸看向正在魂游天外的龙小龙,一把抓起,带着正在大院里如同将军一样巡视的孔雀,展翅而去。

    天空传来一句话:“现在你有时间听你哪里不对了?”。

    龙择天看着远去的两人一鸟,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四男四女,再看对面的独孤秀和二十几个世外高人,轻声说道:“酒已憨,菜已冷,今日到此为止,只不过我相信独孤大人会离去,不会在石泉留恋,不知道独孤大人回到蓟城后会做什么样的决策,但是我期待着蓟城不会落入武瀛人之手,那样你会很没面子,而且国人口水涛涛,不怕淹死你就挺着,只不过我要告诉独孤大人,你我之间的酒席不会结束,但是,只要你不请我,我不会主动赴宴,这是我的承诺,未来独孤大人觉得一个人陪武瀛人喝没什么意思,叫上我,我会来!”。龙择天站起身,向独孤秀拱手,告辞道:“告诉马岩吾尔满东他们还有你的这些高人,你不在期间千万不要随意冒犯太择天阁,否则,他们都会没命,我说的是真话!”。

    龙择天率四男四女飞入高空,祭出一把巨大宝剑在石泉城外西部大地上一划,一道深不见底的巨大沟壑出现,瞬间石泉城如孤岛一般,东部为涛涛的海洋,西部是深不见底的巨大深沟,“我这道沟没死一个人,与独孤大人的血腥不同,城内居民可以从两侧山路离开石泉,只是石泉城成为孤岛,闽西城暂时平安,我想独孤大人会给我这点时间,待你从蓟城回到石泉,你会有办法填平这道沟和,我期待你的第三次围剿,看看你还有什么新花样。”。

    独孤秀没有任何意外,带着诸位将军回到大厅,不知道是继续喝酒还是开会议事。

    龙择天先回到闽西城见刘白衣和聂风正在指挥官兵重建闽西城,告诉他们,闽西城暂时安全,可以先在闽西城西部扩建居民点,先安顿好城东的百姓,待一切走向正轨,刘白衣还是要回到音少山,毕竟那里才是刘白衣的据点。

    刘白衣很是惭愧,说道:“龙村没了!”。

    龙择天拍了拍刘白衣的肩膀,安慰道:“我的那些父老乡亲没有给我托梦,他们现在没有打扰我,就是给我时间,让我安息他们的灵魂,未来,独孤秀会因此而付出代价!”。

    龙择天在闽西城盘旋了几日,待闽西城走上正轨,龙择天带着四男四女又来到了弱水川。

    弱水川也在重建,花不谢和林秋风亲自上阵,安顿弱水川居民,看意思弱水川居民并没有因这一次围剿而惊慌失措,相反,他们与择天军融合的更加紧密,人们自发的参与到择天阁的重建,甚至自愿到择天阁参军的人数还要超过围剿之前,人们对择天阁认同超出意料,见到龙择天等人就像是见到家里人,亲切随意。

    龙择天找到阿朵代芈花和苗疆八女及慧儿灵儿,回到太平川,龙择天准备在太平川在培养一些武修,连初一和龙子心等外放的暗堂人员都回到太平川,进一步提高修为。

    盘龙川总部也因为龙择天等人的回归再度热闹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