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广东11选5 > 农门有喜:无良夫君俏媳妇 > 第187章 今晚外面很热闹
    洛清绝带着浑身是血的月云兮回来,刚好将李少游他们两人堵在了院子里,毕竟洛清绝不是走的门,而是翻墙进来的。

    “你们俩……”

    “洛清绝!”两人心道不妙,这人怎么提前回来,不过很快就发现不对劲,洛清绝根本不理会两人,直接抱着月云兮从两人身边进了屋。

    “李少游,去请齐大夫过来。”洛清绝将月云兮放在床上,吩咐道。

    李少游愣了愣:“哦,好。”

    李少游赶紧去请齐大夫了,沈玉楼则是留下来了:“出什么事了?”

    “与你无关。”洛清绝面色十分难看,不过是短短时间,月云兮就成了这样,月云兮身上的秘密,不能让人知道,尤其是她的金眸,以前他想知道月云兮的秘密,但是现在他却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月云兮的秘密。

    沈玉楼瞥了一眼床上的月云兮,面色苍白如纸,身上到处是血,肩膀上五个血洞,像是被人袭击了,但是什么人这么厉害,竟然能在洛清绝跟剑一的保护下,将人伤成这样?

    沈玉楼心中疑惑,云阳县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的人呢,且不说洛清绝,剑一的功夫有多高,他还是清楚的,他跟李少游一起上,都未必是这人的对手,可是月云兮却受伤了!

    正想着怎么回事,剑一已经回来了,一回来,二话不说,跪在院子里,沈玉楼看看屋里的洛清绝,又看看跪在外面的剑一,总算觉得事情不对劲了。

    李少游几乎是将齐大夫给扛过来的,齐大夫脚刚落地,就往屋里走:“出什么事了,这么急的把我叫来?”

    “齐大夫,阿九受伤了。”洛清绝抬起头看向齐大夫,“你快帮她看看。”

    齐大夫有些吃惊,赶紧上前,一看月云兮一身都是血,当即给月云兮把脉,脉象虽然虚弱,但是并没有性命之忧,又替月云兮检查了一下身上的伤口,检查完之后,有些心惊。

    “肩膀脱臼了,肩膀上有五个血洞,只有这一处伤得比较严重,其他的都是皮外伤。”齐大夫目光看向洛清绝,“我不擅长接骨,阿九到是擅长接骨,可是她怕是也不能给自己接骨,需要去请接骨的大夫来。”

    “我来吧,肩膀脱臼,我会接。”沈玉楼开口道,他也有些心惊,不知道是什么人对一个小女孩下手这么狠,生生将月云兮的肩膀给拧脱臼了,这怕不是普通的寻仇这么简单,只是一个小丫头能有什么仇家,莫不是洛清绝得罪了什么人,连累了这丫头?

    “你行不?”洛清绝怀疑的问道,他可不希望月云兮伤上加伤。

    “我虽然不是大夫,到是替李少游处理过不少这类的事情,这人没少受伤,做得多了,难免就会了。”沈玉楼说着让洛清绝将人扶起来,打算将月云兮脱臼的肩膀推回去,先前到是没有发现,此刻才发现,月云兮的肩膀上的五个血洞血一直在流,可见伤得不轻。

    沈玉楼找准位置,用力一推,月云兮脱臼的肩膀就推回了原位,只是因为他这样的动作,伤口又流出血来,一身粉色罗裙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她怀里抱的是什么?”沈玉楼打算撤走的时候,发现月云兮的怀里抱着什么东西。

    洛清绝费了不少力气,才将月云兮怀里的东西拿出来,那是他送给月云兮的兔子花灯,已经被人踩烂了,可是月云兮还紧紧的护在怀里,洛清绝眸子中有杀意闪过,这件事,他不会善罢甘休,无论是谁做的,都必须付出代价。

    齐大夫替月云兮处理好伤口后,压低声音询问:“怎么回事啊,你们不是去逛灯会吗?怎么弄成这样了?”

    “人太多,被人挤散了,人就不见了,找到的时候就这样了。”洛清绝压低声音说道,但是压抑的声音中,沈玉楼听出了愤怒,今晚他们跑来洛清绝家里搜罗证据,结果洛清绝他们倒是出事了。

    “知道是什么人不?”李少游赶紧问道,“人抓到了吗?”

    洛清绝摇摇头,当时看到月云兮一身是血,他根本想不到其他,加上月云兮有一双金瞳的事情,是绝对不能泄露出去的。

    “那个……”

    “既然这里没什么我们帮得上忙的,我们就先走了。”沈玉楼阻止了李少游的话,拖着李少游告辞。

    洛清绝没有理会两人,也没有看跪在院子里的剑一,而是将齐大夫送出去,时间还早,外面的花灯会都尚未结束,洛清凡也没有回来。

    李少游他们一走,伍六跟段飞翻墙进来,手中还拎着一个人,像是个女子,只是洛清绝根本没心情理会。

    “老大。”

    “说。”

    “现场有个活口,怎么处理?”伍六询问道。

    “何人?”

    “唐怡。”

    洛清绝一听是唐怡,抬起头看向伍六手中提着的人,嘴角浮现出冷酷的笑容,唐怡出现在那里,事情已经简单明了,月云兮受伤基本上是此人所为。

    “今晚外面很热闹。”洛清绝缓缓的说道,“尤其是花街的方向,灯火通明,昼夜狂欢,就将她就扔到小竹路那边去吧。”

    “是,老大。”伍六觉得有些奇怪,他们老大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只是将人扔出去,想要问问又觉得不适合,直接听吩咐去做了。

    伍六走后,段飞并未离开,跟着洛清绝进房间去看月云兮,月云兮还没有醒过来,睡得很不安稳,明明已经渐渐开始不再做噩梦了,可是今晚的月云兮又有做噩梦的征兆,他不知道月云兮在离开那段时间遭遇了什么,竟然能把她逼成那样,心里的杀意都快压抑不住了,但是他知道,死是最简单的事情,活着才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老大,小嫂子怎么样?”段飞看着躺在床上,毫无生气的小女孩,咽了咽口水,谁能想到这个小女孩发起疯来,会那般可怕,生生将人切碎了,好在他反应快,不然估计他也被切碎了!

    “没有大碍,但是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