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广东11选5 > 重生都市修仙 > 第四百九十七章:吴惧,惧了
 轰!漫天冤魂飞舞,水汽飞扬间,叶凡震退了所有冤魂,实力稍微弱点的冤魂在叶凡一臂之间魂飞魄散,于此同时巨大的航船也在这一刻撞了上来!轰!整个临江天府仿佛都在这一刻颤抖起来,那些实力稍微若上一点的人直接摔了一个踉跄,如此强大的威力只怕没有人能够接下来!无尽海域的海水仿佛都消失了大半,大祭司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爆炸深处,按照他的估计叶凡的应该是必死无疑的,但是他心底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结束了,武道协会的命运终究是逃不过。”

黄天陨微微摇头,虽然过程中出现了些许变故,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没办法改变,叶凡表现出来的实力的确强大,但是与老牌高手大祭司相比相差甚远。

“这小子实力不错,若是刻苦修炼几年,恐怕也能成为一方人物,只可惜太冲动、自大。”

吴惧也跟着摇了摇,他微微瞥眼,只见武道协会的一众人全都保持沉默,没有一个人愿意开口说话。

在那一片白茫茫的水汽幕墙中看不清任何景象,但是他们都知道,那里是叶凡的所在,至于结果没有人知道,只能等着水汽消散。

轰!水汽轰然蒸发,叶凡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他双脚站定,一只手竟然将那来势汹汹、巨大无比的航船拦下来了!“这点东西也敢拿出来?

我一位大祭司是个厉害的人,没想到与海王一样,都是个废物!”

叶凡五指微微用力,那巨大的航船竟然在一瞬间被叶凡捏碎!“你你.”大祭司语无伦次,他震惊的无以复加,他不知道怎么去形容看见的这一切,他只知道叶凡的一举一动超出了他的想象,而外面的一众人面面相觑,惊掉下巴。

最过难看的恐怕就是吴惧会长了,他最先断定叶凡必死无疑,可是到头来叶凡竟然毫发无伤,甚至是单手接下了大祭司的杀招!“呼,吓死我了!”

林秋漾微微松了口气,李天水等人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原本他们以为今天是必死无疑的,但是不曾想到他们不仅活下来,甚至还有要灭掉异族的势头,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叶凡,这个消失三年又突然出现的少年!在武道协会要全军覆没的时候站了出来,轰杀先天、战大祭司!挽狂澜于既倒 扶大厦之将倾!叶凡凭借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改变了局势,虽然听起来难以置信,但是这确实事实在他们眼前放映,卢比整个人跪倒在地上,他简直无法想象眼前这一切,叶凡到底是什么神仙,竟然这么强!“卧槽!”

黄天陨直接惊掉下巴,直接爆了粗口,黄佑天也显得难以置信,今天他们见识到了太多了不可思议,不论是一拳轰杀先天,还是现在的单手破招,每一件事对他造成的影响是极大的!姚雨溪苦笑一声,这种情况她在以前就见识过,叶凡总能做出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幸运女神总是眷顾叶凡,叶凡总能够挽回局面!她绕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黄佑天,虽然她一度认为黄佑天已经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比起当年的叶凡也相差无几,算是一个成功男人,但是见到今天这一幕姚雨溪才认识到,原来自己错了。

叶凡虽然消失了三年,但他依旧是所向睥睨的战神,依旧是不可战神的,依旧是年轻一辈最强的存在,远不是普通的天之骄子能比的!“怎么了?”

黄佑天看了一眼姚雨溪问了一句,姚雨溪微微摇头。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往事。”

姚雨溪脸上出现一抹笑容,她的确想到了一些往事,她原以为几年的时间足以让她忘记叶凡,让她不去后悔。

但是目前看来根本不可能,如今的叶凡更加优秀,实力更加强大,如果当初姚雨溪没有拒绝叶凡,没有将事情做的那么决绝,那现在更在叶凡身边辉煌的人一定是姚雨溪,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否则姚雨溪倾家荡产也愿意去买。

“看样子大祭司完蛋了俄”黄天陨微微开口道。

所有的一切不出众人预料,大祭司的确死在了叶凡的手上,直到死的那一刻他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竟然会被叶凡全面碾压,没有丝毫的还手的力量。

无尽海域溃散,叶凡转过身,一步步向众人所在走来,吴惧的眉头不住的跳了跳,因为他深知叶凡是冲着他来的,他有些后悔今天到这里来了,现在只希望叶凡不要赶尽杀绝,他与叶凡可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吴会长,你自己说吧。”

叶凡坐了下来,这让吴惧稍稍松了口气,要是叶凡再动手,就算他是金丹也没有把握将叶凡拦下来,毕竟先前的一幕幕实在太让人惊讶了。

“小友.不不叶先生,您要我说什么?”

吴惧被吓懵了,以至于之前联合协会对武道协会做的事情他都忘得一干二净,如今脑子里只剩下先前血腥的一幕幕。

“你以为我武道协会好欺负吗?

还是说你也希望我欺负欺负你们联合协会。”

“其实我也不介意将你们联合协会当成异族一并清除。”

叶凡说的轻描淡写,好像他说的这一切就像是动动手指一样简单。

如果在之前可能还会有人要嘲笑叶凡,说叶凡不知天高地厚,但是经历过之前的那些事情后没有一人敢笑,因为这个少年可能真的能做到!“叶先生我们小小的联合协会哪敢与您作对呢!要是手底下有什么人敢这么做,敢去找武道协会的麻烦,我一定亲手将他劈死!”

吴惧作势还将手掌缓缓向下劈,身后的大卫腿有些发软。

别看吴惧一脸笑意,但是心里慌的要死,他叫吴惧,原本他也以为自己无惧,但是现在他才知道什么叫恐惧,还是那种绝望至极的恐惧,他甚至生不起丝毫防抗的念头。

终于,吴惧不再是无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