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秒速pk10 > 复活爱情 > 第八章 为什么离婚
    张清宇匆匆忙忙的结束与赵玉良的谈判,不等下班,就赶到木子家。

    他一遍遍的摁着门铃。

    木子在昏昏沉沉中被门铃声惊醒。看到自己还穿着昨天的衣服,甚至,鞋也没脱。

    这才想起,昨天里,他睡的时候,已经临近天明,实在乏了,方才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到现在,脑子还不清醒,头疼裂,乱哄哄的,根本不想起身,便任由门铃声自顾自的响下去,只无力的躺在上发呆。

    张清宇焦急的等在门外。

    他看看手表,时间已过去十分钟了。

    木子的速度再慢,从卧室跑到门口,五个来回的时间也足够。

    他心知木子是故意不开门,并不死心,最后,索将手指摁在门铃上不放。

    “叮铃铃......”铃声不中断的响起来。

    木子烦躁的一把扯过被子,蒙在头上,对他来了个掩耳盗铃,听而不闻。

    长时间没听到动静,张清宇忐忑不安起来。

    木子不会是一时想不开,自杀了吧?

    他越想越担心,双目转动,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大门不远处,有一株大树,依墙而生,估量估量距离,从树上可以跳墙进去。

    张清宇略一思忖,扎扎腰带,走向那棵大树,将衣服整理停当,拿出小时候猿猴攀树的本领,爬了上去,又从树上跳到墙上,进入院子。

    木子的车还在园中停着,没开进车库。

    客厅的门也敞着。

    张清宇迅速穿过院子,进入客厅,一进门,他就一叠连声的喊:”木子,木子........“

    木子睁开眼,掀掉被子,不情不愿的从上坐起来。

    张清宇高喊着,走进卧室。他紧皱着双眉,面不愉的打量着衣衫不整的木子和室内的一片狼藉凌乱。

    一之间,木子变了。原先精神抖擞,意气风发的木子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副无精打采,六神无主,失魂落魄的模样。

    张清宇无奈的摇头·叹气。看着木子,一言不发。

    木子垂着头,无神的双眼无意识的盯着屋顶的某一个角落,不言不语。

    二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对持着。室内充斥着难堪的沉默。

    良久,良久,好像过去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后,张清宇首先打破沉默:”木子,你和雅丽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木子嘴角微动,抽搐了一下,却没发出声音。

    张清宇即使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也不想在他面前撕裂伤口,让受伤的他的,无所遁形的暴露在张清宇面前。

    保护自己,是所有动物的本能。

    张清宇却并不想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他走前二步,拉了张椅子坐下,炯炯有神的目光紧盯着木子,诚恳的说:”告诉,到底是怎么回事?“

    木子不答反问:”你怎么知道的?“

    他和吴雅丽离婚,是昨天里的事情,张清宇没理由这么快就知道了。难道.......是吴雅丽告诉他的?

    木子狐疑的猜测着。

    ”雅丽给我打的电话。“

    张清宇的回答,证实了他的猜测。

    木子神一变:”她怎么给你说的?“

    ”她没说什么,除了拜托我劝劝你,只说她去国了。“

    张清宇删繁就简,一句话回答完毕。

    木子冷冷一笑,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轻哼。闭上眼,仰面躺靠在上,对张清宇来了个不理不睬。

    张清宇被他的神态激怒,一步冲过去,将他从上扯起:”别摆出一付要死不活的模样给我看。你今天给我说清楚,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木子无奈的坐起,郁伤的看着张清宇说:”我也不知道。“

    ”什么?“张清宇气急反笑:”你也不知道?你.....混蛋!“他忍不住粗话出口,有着一种想要揍人的冲动:“你居然告诉我说你不知道?”

    他指着木子的鼻子,气的说不出话来。

    木子无辜的看着他,明知他正在气头上,依然说:“我真的不知道。”调整下坐姿,他拨开张清宇的手:“你知道的,昨天我还在外地,是她打电话让我回来的,她说她要去国,要和我离婚。”

    “这样,你就同意了?”张清宇问他:“你没问她为什么要离婚?”

    “问什么?我去的时候,她身边有个男人,是国人。我还有什么要问的》”

    “你是说.....”张清宇吃惊的张大嘴,不可置信的问木子:“雅丽有外遇?”

    木子痛苦的点点头,承认这个让他无比伤心的事实。

    “不!”张清宇低叫:“不可能的。”他接连地摇着头,说:“雅丽不会这么做的。”他直视着木子:“木子,在一起这么多年,你应该明白,雅丽不是这种人。我不相信。”他重复着:“我不相信。”

    木子也不愿意相信,但事实摆在面前,他又不能不信。

    “这里面一定有误会。”张清宇问木子:“是雅丽亲口告诉你的吗?”

    木子点头:“她给我打电话时是这么说的。她说她要和我离婚,和那个叫汤姆的家伙到国去。她说她了那个男人。”

    “她真的这么说?”

    木子无言的点头。

    “唉!”张清宇幽幽叹气,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

    蓝天。白云。

    一架波音747高速飞行在空中。

    机内,吴雅丽与汤姆并排坐在一起。

    他们也正在交谈。

    “MISS吴,你为什么要对木子说你要和我结婚?”汤姆不解的问吴雅丽。

    吴雅丽苦涩一笑:“我如果不这么说,他是不会和我离婚的。你应该知道,男人,最恨的是人背叛丈夫,红杏出墙。”

    “为了拍一部电影,你值得吗?”

    “我并不是一定要拍电影。这里面,其实另有内情。”

    “可以告诉我吗、”

    “不!对不起,汤姆,我不能告诉你。”

    “好吧。我可以不问。”

    汤姆放弃了心中的好奇。

    吴雅丽转头向外,盯着机窗外出神。

    她又想起了多日前那令她伤心的一幕。

    ——————————————————————————————————————————

    一个月前。

    吴雅丽有事情要找木子,她去了木子的公司。

    老板的子,演艺公司的员工自然都认识。何况,她还是本市的大名人。演艺公司的演出活动,有好几次,都是她带人去采访的。她另外的一个身份,是木子演艺公司的编外主持人。每逢有大型的演出活动。近水楼台先得月。木子总是请她去主持。所以,公司的员工不但认识她,和她还熟识的很。

    一见她进入公司,很快便涌来人跟她打招呼。

    “雅丽,雅丽.......”的喊叫声,响成一片。

    吴雅丽面含微笑,不停的同这些员工打着招呼。

    乔燕姿从人群中走出,问她:“雅丽,来找木子啊。”

    “是啊”吴雅丽含笑回答。

    乔燕姿和她很熟悉。因为她不但是公司舞蹈队的领舞,还是张清宇的恋人,常和张清宇一道到他们家去玩。所以,二个人一见面都很热情,吴雅丽便停下来和她聊了几句。

    “木子在办公室,要不要我领你去?”乔燕姿笑着问她。

    “不用。”吴雅丽赶忙推辞:“你忙去吧。我知道地方。”

    “好!你去吧。不送你了。”乔燕姿转身招呼队员练舞去了。

    吴雅丽一个人上了三楼。

    总经理室。

    吴雅丽悄悄推开门。

    她做梦也没想到,里面的情况,让她大吃了一惊。

    一个浓妆抹的人,正伏在木子身上。二个人的身子,挨的是那么紧。木子还搂着那人,好像.....好像......正在接吻。

    吴雅丽立时怔住。她迅速退后,躲到一边,心中五味杂陈,不知是什么滋味。真想冲进去与木子大吵大闹一番。思考再三,她最终忍住没出声,而是悄悄地退了下来。

    乔燕姿看见她:“雅丽,事情办完了。”

    吴雅丽强颜做笑:“办完了。”

    “玩会再走吧?”乔燕姿热忱的挽留她。

    “不了。我还有事。改天吧。”吴雅丽说着,急急的走出。

    刚出公司大门,她的眼泪就不听话的流了下来。

    这是一个秘密。一个埋藏在吴雅丽心底的秘密。

    一个月来,包括木子在内,吴雅丽没向任何人说起过。

    以后,她也不打算说。

    她要把这件事情永埋心底,就当从来都没发生过。